欢迎来到北京自然博物馆! 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所在位置:首页 >教育活动> 志愿者之家> 志愿者资料室

保护地球之肾,关注湿地动物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03日  作者:鲍添茂(志愿者) 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

今天是 2 月 2 日,这是个特殊的日子——国际湿地日。

为保护全球湿地以及湿地资源,1971 年 2 月 2 日,来自 18 个国家的代表在伊朗拉姆萨尔共同签署了《关于特别是作为水禽栖息地的国际重要湿地公约》(简称《湿地公约》,又称《拉姆萨尔公约》)。

湿地公约是全球第一部政府间多边环境公约,至今已有 170 个缔约方,其宗旨是通过地区和国家层面的行动及国际合作,推动所有湿地的保护和合理利用,以此为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

为纪念公约签署,1996 年 10 月公约第 19 届常委会决定将每年 2 月 2 日定为“世界湿地日”。每年围绕一个主题开展纪念活动。今年湿地日的主题是:“湿地与生物多样性:湿地滋润生命”。


WetlandsDay_1.jpg

▲ 2020 年国际湿地日宣传海报。来源:worldwetlandsday.org。


湿地,顾名思义“潮湿的土地”。在湿地生态系统中,水与土壤构成了湿地生态系统的基础,而湿地的生物也是多种多样。


WetlandsDay_2.jpg

▲ 北京野鸭湖湿地。摄影:陈小娓(志愿者)。


WetlandsDay_3.jpg

▲ 北京菖蒲河公园(人工湿地)。图片来源:网络。


除了湿地微生物外,湿地还有丰富的植物,在植物丛中生活着大量的昆虫以及其他一些无脊椎动物,是鱼类、青蛙等两栖类和鸟类的食物来源。

湿地鸟类是湿地生态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们除了吃植物,还要吃肉食。那些昆虫、鱼、虾、蟹等就是侯鸟、留鸟的最好食物。另外很多水鸟的繁殖和迁徙离不开湿地,也是湿地最美丽的一道景观,因此湿地被称为“鸟类的乐园”。

在我国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的湿地鸟类共 10 目 18 科 56 种。其中,国家一级重点保护的有 12 种,被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的共 44 种。在亚洲 57 种濒危鸟类中,中国湿地内就有 31 种,占 54%;全世界雁鸭类有 166 种,中国湿地有 50 种,占 30%。

除此之外,湿地中还有蛇、蜥蜴等爬行类、以及鼬、獾等哺乳类动物。

20 世纪 50 年代开始,由于气候变化,人类的围垦、湿地水资源过度利用、环境污染、河流改道、海岸侵蚀与破坏、城市建设与旅游业的盲目发展等不合理利用,导致湿地功能降低甚至丧失、水质下降、水资源减少直至枯竭、生物多样性降低、湿地面积减少……

仅 1970-2015 年,全球湿地面积减少了 35%。而生存其中的湿地动植物正面临着灭绝的威胁。

当湿地不再作为“鸟类的乐园”,那些鸟儿们怎么办?湿地被破坏、面积减少、濒危的湿地物种将何去何从?

今天我们就介绍几种湿地中的珍稀濒危动物。

丹顶鹤

丹顶鹤,即民间所称的仙鹤,是喜欢生活在开阔平原、沼泽、湖泊、草地、海边滩涂以及河岸沼泽地带的一种大型涉禽,常被人冠以“湿地之神”的美称。

丹顶鹤因其头顶生长的红色肉冠而得名“丹顶”。主要分布于中国、日本、韩国、朝鲜、蒙古和俄罗斯等地。


WetlandsDay_4.jpg

▲ 丹顶鹤。图片来源:dp.pconline.com.cn。

每年春季,丹顶鹤离开越冬地迁往繁殖地,秋季离开繁殖地往南迁徙。常呈小群迁徙,最大结群可到 40-50 只。

在迁飞时,丹顶鹤成“V”字形队,使后面的个体能够依次利用前面个体扇翅时所产生的气流,从而进行快速、省力、持久的飞行,时速可达 40 公里左右,飞行高度可以超过 5400 米。

由于栖息地不断变为农田或城市,丹顶鹤现在正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

比如吉林省西部的月亮泡曾是丹顶鹤的繁殖地,由于人为进行围湖筑堤,使堤内水位上涨,挺水植物带基本消失,堤外湖漫滩干涸,垦为农田,现在这个地方丹顶鹤已经绝迹。

又如江苏北部的邵伯湖与高邮湖之间的沼泽地带,曾是丹顶鹤的越冬地,由于每年到该地渔、牧和狩猎的人不断增多,增加了人为干扰,以及拣卵、偷猎等,使丹顶鹤的数量急剧减少。

2010 年时,全世界的丹顶鹤总数估计仅有 1500 只左右,其中在中国境内越冬的有 1000 只左右,保护好丹顶鹤以及它们的生存环境为越来越多的人们所关注。

丹顶鹤在中国历史上有重要的文化地位。在明清两朝,人们给丹顶鹤赋予了忠贞清正、品德高尚的文化内涵。一品文官的官服补子绣丹顶鹤,把它列为仅次于皇家专用的龙凤的重要标识,因而人们也称鹤为“一品鸟”。因此一幅鹤立在潮头岩石上的吉祥纹图,取“潮”与“朝”的谐音,象征 “一品当朝”。因为丹顶鹤寿命长达 50-60 年,因此,人们常把它和松树绘在一起,作为长寿的象征。

丹顶鹤目前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受胁物种红色名录》中濒危等级为濒危(EN);同时被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 附录 I。

中国大鲵

中国大鲵俗称娃娃鱼。它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的两栖动物(体长可以达到 2 米)。

大鲵一般生活在水流湍急、水质清凉、水草茂盛、石缝和岩洞多的山间溪流、河流和湖泊之中,有时也在岸上树根系间或倒伏的树干上活动,并选择有回流的滩口处的洞穴内栖息。


WetlandsDay_5.jpg

▲ 大鲵。图片来源:星球研究所。摄影:何朝清。

大鲵的视力不好,主要通过嗅觉和触觉来感知外界信息,它们还能通过皮肤上的疣来感知水中的震动,进而捕捉水中的鱼虾以及昆虫。

在食物缺少时大鲵的耐饥能力很强,新陈代谢缓慢,有时甚至 2-3 年不进食都不会饿死。

9-10 月其活动逐渐减少,冬季则深居于洞穴或深水中的大石块下冬眠,一般长达 6 个月,直到翌年 3 月开始活动。不过它入眠不深,受惊时仍能爬动。

中国大鲵对生活环境中地质、地貌、水质等均有严格要求,能反映出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稳定性、生态环境的优劣性等多项指标,因此是重要的环境指示生物。

自 20 世纪 50 年代起,由于栖息地破坏和对野外资源的过度捕捉利用,中国大鲵的野生资源迅速减少,很多地方的野生种群甚至已经灭绝。

中国大鲵目前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受胁物种红色名录》中濒危等级为极危(CR);同时被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 附录 I。

中华鲟

中华鲟主要生活在长江口外的浅海域。

夏秋两季,成年的中华鲟会从海里游回长江,逆流而上,要历经 3000 多公里的溯流搏击,差不多一年的时间,10-11 月份才回到金沙江一带产卵繁殖。

不过现在这个千里寻根之旅,现在几乎变成了绝命之旅。一路上,别说水流的问题了。还有捕鱼网、螺旋桨、电鱼器、化工厂排出的污水等各种艰难险阻。

20 世纪 70 年代,长江中的中华鲟繁殖群体能达到 1 万余尾。可到了 1981 年,葛洲坝截流合拢后,截断了中华鲟的洄游通道。它们只能在大坝下游产卵繁殖。


WetlandsDay_6.jpg

▲ 中华鲟。图片来源:horgasz.hu。

30 多年来,在长江产卵的野生中华鲟数量越来越少。中华鲟目前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受胁物种红色名录》中濒危等级为极危(CR);同时被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 附录 I。

长江江豚

长江江豚,俗称“江猪”。生活在长江里,长的像海豚。虽然它们生活在水里,不能上岸,却是用肺呼吸的哺乳动物。


WetlandsDay_7.jpg

▲ 2018 年 6 月,湖北武汉,人工饲养的长江江豚成功繁殖。图片来源:hljnews.cn。

长江流域高密度、繁忙的航运输船只的噪音和螺旋桨;过度捕捞造成的鱼类资源枯竭;非法渔具的大量使用;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违规排放造成的水质污染;以及一些水利设施的建设等,都使长江江豚面临着与白鱀豚(功能性灭绝)同样的威胁,目前野外数量正在急剧下降。

长江江豚目前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受胁物种红色名录》中濒危等级为濒危(EN);同时被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 附录 I。2017年,长江江豚升级为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2018 年,长江江豚的数量仅剩下1012 头。



湿地滋润着生命,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地球之肾”。保护湿地,关注野生动物,也正是爱护人类自己的家园,构建人类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环境。

就在上个月底,正在云南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昆明,在滇池星海半岛生态湿地察看滇池保护治理情况。他强调,我们要避免走先污染再治理的老路,一定要摒弃过去那种以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经济发展的做法。

我国已出台国家湿地保护管理制度 14 项,全国湿地保护率达到 52.19%。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国际重要湿地 57 处、湿地自然保护区 602 处、国家湿地公园 899 个、省级重要湿地 781 处以及数量众多的湿地保护小区,全国湿地保护体系初步建立。

在国家的统一规划中,现已完成湿地保护恢复工程 417 项,开展湿地保护与恢复补助、湿地生态效益补偿补助等,实施退耕还湿 30 万亩。

在这些令人欣喜的数字与成绩背后,是中央生态文明思想的落实,是国内湿地保护与《湿地公约》履约的结合,更是湿地保护、野生动物保护、环境保护理念逐渐深入人心的体现。

中国湿地保护的明天,将会更美好。

撰稿  |  鲍添茂(志愿者)
修改  |  何海滨(志愿者),胡胜(志愿者)
审核  |  何长欢,董晓毅(志愿者),胡胜(志愿者),李莉
图片处理  |  张静宇(志愿者)
责任编辑  |  张静宇(志愿者)









综合快讯

馆内要闻

业内动态

访问量统计:

通信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天桥南大街126号(100050) 电子信箱:office@bmnh.org.cn 电话:010-67024431 传真:010-67021254

Copyright © 2018 北京自然博物馆(Beijing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京ICP备0703357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31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