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北京自然博物馆! 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所在位置:首页 >教育活动> 志愿者之家> 志愿者活动

西藏那曲虫草采挖记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30日  作者:史卫静(志愿者) 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

作为“九大仙草”之一的冬虫夏草俗称“虫草”,这种奇特的生物以西藏那曲出产的质量最佳。我有幸跟随当地牧民体验过虫草采挖的过程,了解到虫草是如何从广袤大地被包装成商品走向市场的。

ChongCao_01.jpg

▲ 刚从地里挖出来的虫草。

每年的 5 月中旬,西藏那曲地区东部几个县的乡村就陆陆续续迎来一年一度的虫草季。这些年,虫草的价格不断飙升,大自然的恩惠让那曲的很多牧民凭着自己的好眼力就能过上富足的生活。每年这个时候,乡村里的青壮劳力就开启早出晚归的挖虫草模式。在虫草产量最大的比如县,最多有人一天能挖三四百根,一个多月的虫草季结束后,一个挖虫草高手就能挖到三四斤,几十万的收入就到手了。

ChongCao_02.jpg

▲ 挖虫草的牧民们。

天时地利的收获

虫草成为主要收入来源

每年五月,姗姗来迟的春风才会吹散藏北长达半年的冬天。万物开始复苏,被牧民视若珍宝的虫草也在这时候生长成熟。每年的虫草季从 5 月 10 日左右开始,最晚的乡镇也会在 5 月 20 日开始挖虫草,一挖就是一个多月。

ChongCao_03.jpg

▲ 刚从山上挖出来的虫草。

虫草全名冬虫夏草,顾名思义,冬天是虫,夏天是草。“一物竟能兼动植,世间物理信难穷。”蒲松龄在《聊斋志异外集》中的这句诗最能概括虫草的特点,也被那曲的很多虫草店当做对联挂在店门两旁。

在那曲地区嘉黎县阿扎镇雀隆村,全村 41 户人家只有 18 户养殖了牦牛,其他人家除了到县里开大车运砂子,就全靠这一个多月挖到的虫草来生活了。

ChongCao_04.jpg

▲ 那曲地区嘉黎县阿扎镇雀隆村全貌。

据说,普通人在过去都是不挖虫草的,只有藏医和僧人会挖来做藏药,治病救人。当地人已经不记得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开始全民总动员到山上去挖虫草。在这里呆了近半年的雀隆村驻村工作队队员索南伦珠回忆说,小时候听大人们讲他们随随便便一天就能挖上百根,最多的能挖四五百根。“不过那时候虫草卖得也便宜。”索南伦珠表示,现在也就在他的老家那曲地区比如县还勉强能保持这样的纪录,那里是整个藏北虫草产量最多的地方。

尽管没有具体的数量统计,在牧民的感觉里,现在的虫草数量确实不如以前多了,但价格却比以前翻了好多倍,算下来收入还是增长了不少。

上山挖虫草

眼力、体能加经验的较量

在夹着雪粒呼啸而来的大风中,我在山上追到一位名叫达瓦扎西的牧民。19 岁的达瓦扎西一身行头可算是挖虫草的标配:一顶帽檐宽大的遮阳帽、一把木柄镢头、一个装着干粮和水的小包,最重要的则是用来装虫草的小袋子,就揣在怀里。达瓦扎西挖虫草已经有七八年了,在他看来,每年上山挖虫草就像做游戏一样好玩,无拘无束。

没一会儿,从对面另一座山上下来的三个人和达瓦扎西会合了,他们都是一个村的。几个人匍匐在山坡上,一点一点地排查眼前的土地,寻找着虫草的踪迹。随行的驻村工作队队员索南伦珠说,这里的山,每一寸土地都被挖虫草的村民这样察看过。挖虫草也是一项相当耗费体力的活儿,这绝对是一场眼力与体能,再加上经验的较量。

ChongCao_05.jpg

▲ 为了找到虫草,牧民们辛辛苦苦趴在山坡上寻觅挖掘。

ChongCao_06.jpg

▲ 匍匐在山坡上,一点一点地排查眼前的土地。

ChongCao_07.jpg

▲ 把刚挖到的虫草装进随身带着的小袋子里。

终于听到其中名叫土丹尼玛的小伙子传来喜讯“这里有!”他一只胳膊压在一坨牛粪上,用手指着虫草露头的地方。那根虫草露出来的部分,不超过 1 厘米,颜色还与旁边的野草极为相似,没有极好的眼力是万万找不到的。

这些从八九岁就开始跟着大人们上山挖虫草的牧民,别看年纪不大,积累的经验却相当丰富。他们说不清到底在哪些地方更容易找到虫草,却从不会放过眼皮底下的发现。

一镢头下去,土皮翻上来,虫草暴露出来,土丹尼玛小心翼翼地把虫草捡进袋子里。虫草身上裹的泥是不能去掉的,一来保持虫草的新鲜,二来也为虫草的继续生长提供养分。

ChongCao_08.jpg

▲ 虫草露出来的部分,不超过 1 厘米。

ChongCao_09.jpg

▲ 被完整挖出来的虫草。

ChongCao_10.jpg

▲ 刚挖出来的虫草身上裹的泥是不能去掉的。

据说,虫草生长的位置没什么规律可循。挖虫草也需要一些运气,有时候,一小片土地上就藏着几十根虫草,有时,一大片山坡上却找不到一根。从早上 7 点一直挖到晚上 7 点的牧民们,战果最辉煌的能挖 100 多根虫草。在他们看来,自己辛辛苦苦趴在山坡上寻觅挖掘的,不仅仅是一根根虫草,那更是全家人生活的希望。

ChongCao_11.jpg

▲ 晚上 7 点左右,挖虫草大军就会骑着摩托回到村里。

严加管控

村民的利益得到保障

亲手把虫草从山里挖出来的牧民并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如此追捧这在他们看来司空见惯的东西。如今,虫草的价格已经高昂到他们自己根本舍不得吃的地步,全都细心打理好,就盼着卖个好价钱。

ChongCao_12.jpg

▲ 年轻人都上山挖虫草了,平时村子里只剩下老人在家照顾年幼的孩子。

虫草对于牧民来说,是故土的馈赠,也是生活的保障。它所能带来的巨大利益,也被不少人觊觎。因此,在那曲地区,任何一个可以挖到虫草的乡镇都在 5、6 月间对虫草采挖严加管控。

雀隆村的虫草产量并不大,没办法满足全村人的采挖需求,而隔壁的扯仓村则草多人少,两个村子每年都会自行调剂人手。然而,要到扯仓村挖虫草的雀隆村村民必须花 300 元办理虫草采集证,才有资格上山。在扯仓村村委会的登记簿上,记录着今年雀隆村共有 89 人来此挖虫草。

同乡的另一个村子在县上,那里的人都是城镇户口,因此办理虫草采集证每人需要交 3000 元。而同属嘉黎县的措热乡村民则需缴纳 5000 元才能领到一个虫草采集证。“不是嘉黎县的人是不允许上山的,交多少钱都领不到采集证。”扯仓村的驻村干部表示,这样的举措目的就是要保护村民的权益,村里的十几座山首先要保证他们的采挖需求。

ChongCao_13.jpg

▲ 外村人来挖虫草需要办理采集证。

每天,村里的干部和驻村工作队还会在山上巡视,看到生面孔就会上前询问,保障虫草采挖季的良好秩序。据驻村干部介绍,办理采集证的费用,也都将在虫草季结束后,用来修复山上的环境。这里的人们心里有数,接受了大自然的馈赠,也要好好地回报它,这样靠着天时地利挖到的虫草才能给他们带来长久的幸福。

ChongCao_14.jpg

▲ 用刷子刷去泥土的干净虫草。

撰稿  |  史卫静(志愿者)
审核  |  齐霁(志愿者)
摄影  |  史卫静(志愿者)
图片处理  |  何海滨(志愿者)
责任编辑  |  何海滨(志愿者)



综合快讯

馆内要闻

业内动态

访问量统计:

通信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天桥南大街126号(100050) 电子信箱:office@bmnh.org.cn 电话:010-67024431 传真:010-67021254

Copyright © 2018 北京自然博物馆(Beijing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京ICP备0703357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31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