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志愿者之家>>志愿者活动

恐龙雕塑与展陈艺术——让昔日巨兽“复活”

2018-01-05 16:05  乐圆,尹超 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

当你漫步在二连浩特这个蓬勃发展的边境之城,一组巨大的恐龙雕塑群映入眼帘,它们不仅高大威武,而且神态各异,活灵活现。为二连这个中蒙边境线上最大的陆路口岸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雕塑要数矗立在恐龙大道两侧的一对大型蜥脚类恐龙雕像,它们扬起长长的脖子,头相贴,构成了著名的恐龙大门,成为二连浩特的城市地标。不仅在二连浩特,如今在国内外各个自然历史博物馆,恐龙雕像已经成为了承载儿童科学梦的重要展品,也唤起了许多成年人年少时的美好回忆。它已经不仅仅是博物馆的一张文化名片,更是科学和艺术的结晶。

从岩层中的一堆碎骨到现在栩栩如生的恐龙形象,从亿万年前人们不曾目睹的昔日巨兽到现在家喻户晓的威猛形象,科学家和艺术家的努力与合作是功不可没的。最为值得提及的名字是霍金斯,他的故乡位于大不列颠群岛上,大本钟的钟声和静静流淌的泰晤士河是那个国度的标志。恐龙就是在这个国度被首次发现,“恐龙”这个名词也起源在这里,而让恐龙逐渐走进千家万户也正是从这里开始。故事还要追溯到 1853 年的一个冬日。

马车咔哒咔哒地行驶在 1853 年的伦敦街道上,坐在马车里的人就是英国著名的动物雕塑家霍金斯。他一刻也不敢逗留,急匆匆地赶往位于市南郊的工作室——因为他要为两位尊贵的客人展示他最新的作品——恐龙雕像。虽然早在 31 年前,同样来自英国的一位名叫曼特尔的医生就发现并命名了世界第一条恐龙——禽龙;虽然早在 11 年前,霍金斯的好友,英国古生物学家欧文正式使用了恐龙(dinosaur)一词,但是当时绝大多数伦敦市民根本不知道恐龙长什么样子,就连科学家也不敢确定恐龙的外形。所以复原恐龙在当时是一项不被人理解,并可能毁掉一世英名的工作。更何况霍金斯复原的恐龙将要放到世博会的场馆——水晶宫去展览。

霍金斯即将接见的两位神秘而尊贵的客人是维多利亚女王和亚伯特亲王。在那间简陋并堆满各种物品的工作室,维多利亚女王被巨大的禽龙复原模型所震撼。她惊讶地睁大双眼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做的?”而当女王听完霍金斯讲述的全部制作过程时,更是连连称赞。

原来,那时制作一件恐龙雕像是一项漫长复杂的工作,不仅考验人的手上技术,更考验耐心。首先要绘图,这项工作在今天看来是较为容易的事,可是当时却是绞尽脑汁的苦差事,原因是化石材料凤毛麟角。霍金斯需要欧文为他提供化石的一切详尽的数据和细节,并要和现生动物做对比研究。例如禽龙的牙齿和鬣蜥很像,因此会参照鬣蜥的模样复原。禽龙还有一根角状物,形态和犀牛角接近,因此其位置很可能也在鼻子上——当然这显然是一个错误,那其实是拇指上用于防御的刺。尽管霍金斯的绘图距离我们今天的各种复原图差距很大,但其将今论古的方法和原理仍是今天复原一切已灭绝生物的基础理论。接下来就是要用陶土制作小模型,这个小模型虽然可能只是个手把件,但要求细节处理十分到位,从恐龙的每块鳞片,每个脚趾,每颗牙齿都要精益求精。当小模型获得古生物学家的认可后,才能用陶土制作实体模型,然后制作支撑钢架,最后给模型加固、上色。

一条恐龙模型的制作少则十几天,多则数月。1854 年,霍金斯制作的几十条大大小小的仿真恐龙雕塑和重新修建的水晶宫一起亮相的公众视线前。不仅吸引着世界科学家和博物学家的目光,也使恐龙从此与世界博览会结下了不解之缘。1876 年,费城的世博会也有霍金斯的恐龙作品亮相;1933 年的芝加哥世博会,著名的辛克莱石油公司举办了专题恐龙展——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成功将电动马达安装在恐龙雕塑体内,使恐龙模型第一次动起来;1964 年的纽约世博会,雕塑家保罗乔纳斯使用充气橡胶制作的恐龙模型吸引了千万游客慕名而来;2010 年上海世博会上,来自中国辽西的几条带羽毛的恐龙化石珍品更是让数以亿计的观众大饱眼福。

今天,利用现代化的模型制作技术和展陈手段,我们能够将时空拉近,使人们与恐龙零距离接触。目前博物馆展出的仿真恐龙采用钢材做支架,用高密度海绵和纤维制作恐龙的肌肉,并加上机械传动装置和控制程序。这样制作的恐龙每一个细节动作都能够很自然地模拟出来,再加上合适的叫声,使参观者真有穿越时间隧道的梦幻感。随着 3D 打印技术的发展,通过将恐龙的体型数据输入计算机,可以将模型更为精确、迅速地制作出来,成本也较传统工艺大大压缩,使得恐龙模型从博物馆走进寻常百姓家。

除了模型制作技术的革新,恐龙展陈技术也在高新技术的推动下实现着跨越式的发展。一方面,动态恐龙模型做得更加精益求精。例如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恐龙展厅的霸王龙模型,除了可以全身动以外,连眼珠也可以配合音效和动态随着转动,甚至可以出其不意地和一旁的观众“凶猛”对视,再配合灯光、影效和音效能够十分逼真地模拟恐龙的姿态以及生活环境,让观众们无不惊叫连连,争抢着拍照,小观众们更是兴奋不已。另一方面,很多博物馆还采用了恐龙化石和动态模型相配合的展示手段,即完全依照恐龙化石骨架 1:1 等比例制作模型,将化石和模型放在一起展示,并进行了外形以及动作的模拟。观众可以简单明了地在化石和模型间建立起刺激反应联结,强化了恐龙在头脑中的具体形象。

科技在不断发展,也许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的科技还不能像电影《侏罗纪公园》中描绘得那样让恐龙等昔日巨兽真正复活。但是随着古生物模型制作和展陈技术的飞速前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在博物馆,公园中体验一把梦幻般的时空穿越之旅,去和那些通过科技手段“复活”的恐龙握手。

▲ 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霸王龙动态模型。

▲ 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恐龙化石及等比例模型配合展示。

原文转载于 2014 年第 4 期《地球》杂志。

▲ 《地球》2014 年第 4 期封面。

注:尹超老师本职为北京地质博物馆工程师。他于 2014 年加入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团队,担任多个展厅的讲解工作,并积极参与各种科普活动。

撰稿 | 乐圆,尹超(志愿者)
图片提供 | 尹超(志愿者)
图片处理 | 何海滨(志愿者)
责任编辑 | 何海滨(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