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志愿者之家>>志愿者资料室

飞向白垩纪——中国翼龙展(之六)

2017-08-30 11:34  董晓毅(志愿者)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

张氏朝阳翼龙

2003 年 1 月末,全国各大网站和数百家媒体的显著位置纷纷报道了一条十分惹人注目的消息:中国古生物学领域第一次以一位新闻记者的名字为古生物化石命名,一件新发现的翼龙化石被命名为“张氏朝阳翼龙”。

究竟是何种缘由使得一位新闻记者与一亿多年前的“空中霸王”紧紧联系在一起?记者带着这样的疑问到张万连家中进行采访,他卧室的墙角摆放着的近半米高的十余个牛皮纸袋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每个牛皮纸袋都塞得满满的,袋上用毛笔写着“古盗鸟资料”等字样,是张万连 20 多年来他所收集的各种关于化石的资料、报道材料和他记录的各种手记、体会,被他视为“命根子”。

20 世纪 80、90 年代,随着辽西地区大量古生物化石的发现,张万连开始对化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了解了很多关于有价值的化石发掘背后的故事,通过自己的笔把这些真实的故事告诉给大家,让更多的人认识埋藏在我们身边的宝藏。

他先后报道过辽西地区发现的第一种古鸟——三塔中国鸟,以及全世界发现的第一件带羽毛的恐龙——原始中华龙鸟。为呼吁保护辽西的古生物化石,遏制猖獗盗挖活动,他经常冒险走进盗挖现场搜集资料。

前文已述,2003 年 1 月出版的《古脊椎动物学报》上,汪筱林研究员和周忠和研究员描述了产自朝阳市朝阳县大平房九佛堂组的张氏朝阳翼龙,种名赠给《朝阳日报》记者张万连先生,感谢他长期宣传热河生物群化石保护所做的辛勤工作。

张氏朝阳翼龙的正型标本为不完整的骨架,两翼翼展宽约 1.85 米(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IVPP V13397,在此次中国翼龙展中展出的是正型标本的模型)。

 

▲ “飞向白垩纪——中国翼龙展”陈列的发现于辽宁朝阳的张氏朝阳翼龙正型标本模型,全身骨骼(IVPP CV 13397)。摄影:何海滨。

朝阳翼龙正型标本保存了头骨的侧面,保存长度为 19.5 厘米,估计头骨总长可达 27 厘米。上下颌无牙齿,前端长而尖锐。前后肢的长度几乎相等。

起初,汪筱林研究员和周忠和研究员将朝阳翼龙归入夜翼龙科,在展厅中循环播放的短片中汪筱林研究员是这样介绍的:朝阳翼龙是夜翼龙科在亚洲大陆的首次确切的化石记录,也是层位最低和保存最完整的化石骨架。

朝阳翼龙具有 4 节翼指骨,手指爪粗大弯曲,这些发现补充和修正了前人认为的夜翼龙科只有 3 节翼指骨的看法。但吕君昌研究员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主要是朝阳翼龙的记述中没有夜翼龙的典型特征,如斧状的肱骨三角脊等,特别是朝阳翼龙的翼指具有 4 个指节,但夜翼龙科的成员中的飞行指是没有 4 个指节的。

 

布氏努尔哈赤翼龙

2005 年 10 月 6 号出版的《Nature》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是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生物学家汪筱林、周忠和研究员与巴西科学院凯尔勒(Alexander W. A. Kellner)和坎普斯(Diogenes de Almeida Campos)教授合作研究的。这篇论文报道了我国著名的辽西热河生物群发现的两类新的翼龙化石。

新的翼龙化石分别被命名为杨氏飞龙和布氏努尔哈赤翼龙,都属于相对进步的大型翼手龙类,两翼展开可达 2.4~2.5 米。这一重要发现以及对热河生物群已知翼龙化石的分析,显示出我国辽西地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翼龙化石产地,翼龙动物群具有惊人的多样性,可能是白垩纪许多重要翼龙类群的起源中心。他们的研究表明,在距今 1.2 年前的早白垩世中晚期,欧洲和东亚地区存在着广泛的翼龙类群之间的交流,这一时期也是全球范围内翼龙王朝演替的重要阶段。翼龙的地理分布和迁移扩散可能与鸟类的生存竞争密切相关。

 

▲ 布氏努尔哈赤翼龙标本。来源:网络。

化石不是研究者在野外发掘的,而是从当地的“卖宝人”处得来。由于不是专业的发掘,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化石已经劈成两半,此前曾在热河地区发现过翼龙化石,凭着这两块化石所呈现的特征,可以判断与以往的发现有明显的不同,回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专业修复人员经过一年的修复,完全揭示了化石上所承载的信息。

经过两年的研究,汪筱林和周忠和翻阅了大量的资料,并在巴西科学家的配合下,通过对两类新翼龙骨骼形态学研究,揭开了这两块化石的真面貌。杨氏飞龙和布氏努尔哈赤翼龙这两类大型的翼龙化石分别与 19 世纪欧洲发现的两类翼龙类群非常相似,是两个世纪以来相同类群的翼龙在欧洲大陆之外的首次发现。

 

▲ 布氏努尔哈赤翼龙科学复原图。绘图:赵闯。

布氏努尔哈赤翼龙产自辽宁朝阳市九佛堂组,由于是非专业人员采集,所以无法确定详细的层位。属名指中国清朝的奠基者努尔哈赤,他建立的后金王朝的所在地恰好就是化石产地,种名献给长期培养和支持古生物研究的巴西古生物学家伊格纳萧·布里托(IgnacioM Brito)。

布氏努尔哈赤翼龙的正型标本为一件保存较为完好的化石骨架,两翼翼展宽 2.4~2.5 米(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IVPP V13288,在此次中国翼龙展中展出的是正型标本的模型)。

 

▲ “飞向白垩纪——中国翼龙展”陈列的发现于辽宁朝阳的布氏努尔哈赤翼龙正型标本模型,全身骨骼(IVPP CV 13288)。摄影:何海滨。

努尔哈赤翼龙为帆翼龙科的成员,头骨保存长度为 31.5 厘米,估计长度可达 33 厘米。最为明显的特征是其巨大的鼻眶前孔,约占头骨总长的 58%。上颌每侧有 13 枚牙齿,下颌每侧有 13 枚牙齿,总共有 54 枚。6 个背椎愈合成联合背椎,从愈合的肩胛骨及伸筋腱突与第一翼指骨没有愈合的特征,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亚成年个体。

 

撰稿 | 董晓毅(志愿者)
图片处理 | 何海滨(志愿者)
责任编辑 | 何海滨(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