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志愿者之家>>志愿者资料室

关注左边的世界

2017-08-13 14:41  张静宇(志愿者)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给一群小学三年级的孩子上粘土捏塑课,其中高阶课程需要用剪刀作辅材的处理。班上有个腼腆的小男生总是剪得乱七八糟,这让我很意外,因为这个孩子的作品一向非常出色。后来碰巧下课遇到来接他的妈妈,才知道原来这孩子是个左撇子,而我准备的教具剪刀是给右手设计的。

可惜那是我给他们上的最后一节课,遗憾至今。这件事也让我发现,对于左手世界我们关心太少!

 

▲ 左手写字男童。来源:网络。

在全世界,约有 10%~15% 的人像我这个学生一样是左利手,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左撇子。

关于其成因,各种说法都有,比如先天胎儿期的姿势、LRRTM1 基因的作用、高剂量的睾酮导致等等,但目前并没有确切的定论。

人类面对少数派和未知事物的八卦天性,让左利手从一开始就被各种偏见裹挟,从曾经背负残疾之名,到后来被指容易罹患各种精神疾病、有阅读障碍、影响寿命之类,传言不断,古今中外莫不如是。

 

▲ 大英博物馆画稿。来源:网络。

后来,又有不少观点认为左利手的人天赋异禀,因为有很多科学家、艺术家和政界要员也是左利手。

 

▲ 比尔盖茨宣传画。来源:网络。

▲ 两位美国总统签字照。来源:网络。

20 世纪 60 年代,美国神经心理学家罗杰·斯佩里(Spery,R.W.)曾做了“割裂脑”实验。实验结果证明,对于右利手的人来说,大脑左半球在言语功能、逻辑推理等方面占优势;大脑右半球占优势的则是空间知觉和形象思维活动,如音乐美术、情绪识别等。而左利手的人有的和右利手相反,有的没有单侧化[1]现象。

 

▲ 左右脑图。来源:网络。

所以,对于先天左利手和右利手的人而言,仅仅是大脑两侧功能相反,并不存在哪一种更聪明,或者更愚笨,两者是同样生命的两种特点而已。

1975 年,美国堪萨斯州皮卡市的一群“左撇子”终于勇敢地站出来为自己带盐,成立了一个叫 Left Hander International 的组织,并决定从 1976 年起,将每年的 8 月 13 日定为“国际左撇子日”(International Left-Handers Day)。

1992 年,英国左撇子联盟(Left Hander Club)也坐不住了,开始庆祝这一节日。在这一天,各个城市都会举行盛大的游行、表演以及艺术创作等活动。

 

▲ 左撇子日庆祝活动。来源:cnn.com

该节日旨在提醒人们注意,在以右手为主的世界中,惯用左手者会遭遇种种不便,希望能在生活设施、工具设计等方面重视惯用左手者的权益,并发起对左利手的相关研究。

时至今日,虽然人们的认知已经在进步,但很多家长还是忍不住会强行纠正左利手的孩子改用右手,一方面是出于遵从社会行为习惯,而更多考虑,也是因为在右手的世界,左利手真的生存不易!

这方面西方国家走在了前面,早在 1968 年伦敦就开设了左手用品商店,用心经营将近半个世纪。现在,世界各地的左利手都可以通过他们的网站选购适合自己的生活用品。

 

▲ Anything left handed 网店。来源:anythinglefthanded.co.uk

而在 13 亿人口的中国,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打开某宝的首页,输入“左利手”或“左撇子”,会发现专门做左手用品的商家只有一两家,而其它顺带做左手产品的贩售品种也大多集中在剪刀、乐器这两类。

可是,左利手日常的小确丧何止这些:写字蹭一手墨,用卷笔刀削铅笔要反着转,开矿泉水饮料要反着拧,出门进地铁也要反手刷卡,买乐器比别人贵还找不到老师,跟朋友打个扑克按自己习惯撵开都看不见牌……

 

▲ 左手墨痕。来源:网络。

▲ 左手习惯执牌。摄影:张静宇。

其实,我们在关注大熊猫的同时也应该多关心一下我们的左利手兄弟姐妹们,不妨在 8 月 13 日,试着让自己换手生活一天,体验一下左边的世界,或许就能明白,右手多方便左手就有多别扭!

 

▲ 左撇子日宣传画。来源:网络。

注[1]:大脑两半球的解剖结构基本上是对称的,但其能完成的功能是不对称的,这称为大脑功能的“单侧化”。

 

撰稿 | 张静宇(志愿者)

图片处理 | 何海滨(志愿者)

责任编辑 | 何海滨(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