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志愿者之家>>志愿者活动

“博物故事绘”第二季之一——博物馆里的大象

2017-08-11 11:41  林晓燕(志愿者)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

 

▲ 亚洲象。绘图:林晓燕。

数千年来,人们被大象深深吸引。从科学角度来讲,大象非常智慧,它们有着自己的“社会”和家庭结构。如果非洲大草原上、雨林里没有成群迁徙的大象,如果亚洲最古老的壁画和雕像中没有了被奉为美丽与智慧的象征的大象,这个世界会是一个多么凄凉的世界。

——Jason Bell(IFAW 南非地区总代表)

 

世界大象日于 2012 年 8 月 12 日设立, 呼吁人们关注身处迫切困境中的大象,它们是基石物种,在生态系统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今天,就让我们和涂绘君一起走进博物馆来了解一下博物馆里的大象。

在北京自然博物馆“古哺乳动物”展厅左侧的展示墙上,这张哺乳动物的演化图也体现了“象类”演化的简要脉络。为了能让小朋友们有一个时间观念,涂绘君简单的加上了时间段的注解。

▲ 北京自然博物馆“古哺乳动物”展厅的图板——哺乳动物的繁荣。摄影、图片制作与处理:林晓燕。

当地球上以恐龙为主导的爬行动物的时代结束后,地球进入了新生代,一直受到恐龙压抑的哺乳动物开启了它们的繁盛时代。大象正是从一种哺乳动物演变而来。

古生物学家在欧洲摩洛哥的古新世(大约 6000 万年前,也就是恐龙时代结束后不久的 500 万年后)地层中发现了长鼻类的化石——磷灰兽(Phosphatherium),一度被作为最早的大象化石记录。

小朋友们也许觉得奇怪,怎么大象最早的祖先名字里居然带个“兽”字。同样发现在埃及法雍(Fayum)地区和北非其它一些地点的最古老长鼻类化石之一就是始祖象(Moeritherium),这名字听起来就给人一种远古大象祖先的感觉。

磷灰兽和始祖象总体上是非常类似的,但始祖象的出现时间要比磷灰兽还晚,它们的时代是始新世的晚期和渐新世。

下面这张图是复原出来的始祖象的部分后代。

▲ 长鼻类的演化。图片素材来自网络。图片制作与处理:林晓燕。

北京自然博物馆“古哺乳动物”展厅墙面展板上主要介绍了关于长鼻目(象类)的演化,长鼻目是哺乳动物中体型很大的一个陆生群类,在它们 5500 多万年“辐射式”的演化过程中,曾经有 300 多个种类。

▲ 长鼻类的演化。图片素材来自网络。图片制作与处理:林晓燕。

上图象类的演化中实体类型的标本,在我们北京自然博物馆展厅里共有哪几位呢?小朋友们来和我一起找一找吧。

▲ 北京自然博物馆的猛犸象象牙。绘图、图片制作:林晓燕。

看过动画电影《冰河世纪》的小朋友,肯定一进展厅就认出了这对大长牙的“主人“吧,它就是冰河世纪里的“猛犸象”。它们是长鼻目象科中特化的一类象,存活于四百八十万年的上新世时期到现代大约四千年前。

最后一批西伯利亚猛犸象大约于公元前 2000年 灭绝,那时正好是埃及建立金字塔的时代。所以有科学家提出一个疑问:“仅仅是因为最后一次冰河期的结束,地球气候变暖,猛犸象不能适应环境而灭绝么?而为什么一个地区一旦被人类占有,那么猛犸象的化石记录便在这一地区也停止了呢?”这个问题还需要科学家们继续研究论证。

▲ 岩画上的长毛象。来源:网络。图片制作与处理:林晓燕。

不过近几年来关于猛犸象又有了不少令人激动的消息,2012 年在东西伯利亚发现了保存完好的猛犸象遗体。2013 年 5 月,俄罗斯的研究团队更在掘出的母猛犸象体内抽出仍可流动的血液。2015 年 12 月,坐落于天津国际生物医药联合研究院的一家从事动物复制的项目组对媒体宣布,猛犸象复活计划已经启动。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就能见到活生生的猛犸象了。

展厅最里侧的这个玻璃展柜中是一幅铲齿象骨骼化石“坦式铲齿象陈氏亚种”,它生存于中新世,约 1500 万-1400 万年前,是一种古老而又奇特的长颌乳齿象。因其下门齿成铲状而得名。它是一种大型食草哺乳动物。分布范围包括非洲、欧洲、亚洲和北美。虽然当时它的数量众多,但还是在中新世灭绝了。

▲ 北京自然博物馆的铲齿象骨骼化石。绘图、图片制作:林晓燕。

那这个展厅核心位置的骨骼化石是谁呢?已经就读初中的同学们一定着急了:“涂绘君,你好像忽视了展厅里重量级的角色‘黄河象’呢!”是呀,古哺乳动物展厅正中心的黄河古象的化石骨骼和这个硕大的头骨,可是不容忽视的,它在小朋友们的小学五年级课文中出现过,在世界剑齿象类化石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副黄河剑齿象(学名叫做师氏剑齿象)的化石是在我国甘肃省合水县板桥公社境内的马莲河畔(陇东地区)发现的。这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最完整的剑齿象化石。

▲ 北京自然博物馆的黄河象骨骼化石。绘图、图片制作:林晓燕。

黄河象在我国甘肃的发现,似乎能体现简短的中国北方环境变迁历史,清晰的透视出地球上地理气候变化对生物生存的影响。也许在上古时期,气候潮湿树木茂盛的甘肃便是大象的栖息之所。尔后随着气候的变化,象群才逐渐向南方迁徙。

▲ 青铜象尊。来源:网络。图片制作与处理:林晓燕。

▲ 中国商代妇好墓出土的玉雕象。摄影、图片制作与处理:林晓燕。

包括中国的河南地区,远古时代也是有诸多大象活动的身影。河南省的简称是豫,“豫”字在文字的象形释意上,便是一个人牵着一头大象的样子。《周礼•职方》载:河南曰豫州,豫州在九州之中,言常安逸。又云:禀中和之气,性理安舒,故云豫也。“禀中和之气,性理安舒”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对大象这种动物的认识。

▲ 鎏金铜象与训象俑。来源:网络。图片制作与处理:林晓燕。

▲ “美丽的汉字”。图片素材来自网络。图片制作与处理:林晓燕。

古人因为象的远去产生了想念,这才造出了“想象”这个词,文字学上“想象”的本意就是对象的想念。这体现了东方文明中,人与动物和谐共生的诗意与美好。然而,让我们不能无视的是,就在不久前的日子里,人类又造出了一个词“恐奔”。

 

今天在非洲大陆上的大象都在惊恐的奔跑中,世界动物保护组织甚至专门造了“恐奔”这个词来描绘它们表现出的恐惧。
——《大象罗拉》

我想这不能叫无独有偶吧,这无法体现出人类文明的进步的一面,相反,它对我们共同面临的危机和文明的倒退发出了警视的信号。

▲ 一幅 17 世纪的细密画,内容反映了伊朗抗击某土耳其部落的战斗。来源:《大象世界的支撑》。图片制作与处理:林晓燕。

今天世界上只剩下 3 种象类:亚洲象、非洲草原象、非洲森林象。它们都在因人类主导的危险境地中,艰难求生并频临灭绝。看到这里小朋友一定要问了:“我们北京自然博物馆除了“古哺乳动物”展厅里展出的象类化石和标本,还能看到现生大象么?“ 当然,我们不能忘了“战象阿邦”呀!

▲ 左:亚洲象。来源:《绿野仙踪-大象的故事》。右:北京自然博物馆的现生大象标本。摄影、图片制作与处理:林晓燕。

“阿邦”不仅是一头美丽的亚洲象,它还是一头真正的“战象”。它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给予了人类无私帮助的好朋友。它同时还是国家之间的和平使者。

阿邦 1914 年在越南出生,参加过越南反法战争中的奠边府战役,为越军运送过弹药。1953 年 6 月它作为胡志明送给毛主席的礼物,一直生活在北京动物园,1965 年因冻疮病逝。它也是许多家长儿时的记忆。如今它依然静静地站立在展厅里侧的走廊下,永远地留在了这里,也是它的祖先们 4000 多年前生活过的中国北方。

▲ 北京自然博物馆的大象。绘图:林晓燕。

在亚洲,大象曾经狩猎助农、出征作战、象征威望与和平,与我们数千年相依相伴;在非洲,象也被尊为百兽之王,却被横施暴虐,屠戮相加;在西方,象是一个传说,力量、智慧、善良。而如今,每 15 分钟就有一头大象因为象牙而失去生命,全世界的大象陷入灭族之灾,仅仅因为人类喜好它们的象牙。亚洲象更是因为人类生存空间的碾压,其繁衍受到阻隔基因退化,未来可能要早于非洲象离我们而去。

▲ 来源:《大象世界的支撑》。图片制作与处理:林晓燕。

小朋友,你们一定会和我一样感到意外,在我们这个时代很可能就会看到大象从地球上消失,看到我们熟悉的物种灭绝。涂绘君不免要哀伤地审视我们成年人的世界。不可否认,人类文明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改造环境,役使动物而实现的。正如文明的早期阶段,是建立在奴隶们的悲惨命运之上的。然而,今天人类在自然之中的优势地位已完全确立。我们该如何选择文明发展的道路?

西方文明中“人——自然”似乎就是主客二元对立的关系,这种自负的“上帝视角”是否是我们站立于“悬崖”之上的忘乎所以?中国古代的典籍中不乏关怀自然“天人合一”的思想智慧,然而地球环境史的变迁却是令人触目惊心的,人类对环境进行着无情的掠夺,对动物进行着残忍的杀戮。人类的智慧,是否更应该来思考大象之后,人类的和地球的未来呢?

▲ “流血的象牙”。绘图、图片制作:林晓燕。

小朋友们,就让我们从拒绝观看动物表演、不购买象牙制品做起吧。爱护大象,从关注开始,尊重自然万物。让我们来一起努力为大象留下生存余地,也是为我们自己开启一个更文明而美好的时代。

 

撰稿 | 林晓燕(志愿者)

绘图 | 林晓燕(志愿者)

图片制作 | 林晓燕(志愿者)

图片处理 | 林晓燕(志愿者),何海滨(志愿者)

责任编辑 | 何海滨(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