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综合快讯

《大自然》2017年第3期精彩导读

2017-05-08 15:12  

刊首:苔藓植物——无私的生物大家族

作者:朱瑞良  推荐编辑:罗蓉

苔藓植物俗称“青苔”,无论是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诗句,还是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在长达27 年的牢狱生活中与苔藓为伴的故事,抑或是郭子健导演的电影《青苔》,让人们不仅感受到苔藓的宁静清雅,更领悟到它的平凡、无私、坚强和活力。

苔藓是一类古老的高等植物,早在4 亿多年前,作为水生植物向陆生过渡的类群,它选择了与其他高等植物完全不同的演化方向,朝着配子体占优势、孢子体寄生在配子体上的方向发展至今,被认为是陆生植物演化进程上的一个“盲支”。凭借独特的适应能力,苔藓植物现今已经成为地球上种数仅次于被子植物的高等植物类群。最新研究表明,正是由于苔藓植物在4 亿多年前制造了足够的氧气,才令生物得以蓬勃发展。可以说,没有谦卑无私、充满活力的苔藓,就没有现在的人类。

    从外形看,苔藓无疑是植物界的“迷你王国”。微小的苔藓能在各种基质上生长,给呆板的环境带来生气和活力,承担着拓荒、碳汇和保护职能,具有极其重要的生态价值,被喻为地球的表皮。尽管人类对这个“迷你王国”的探索远远不够,但植物科学上的众多第一都是从研究苔藓开始,如:植物的组织培养技术最早始于苔藓研究,植物的第一个性染色体也是在杜氏囊果苔中发现的。

此外,苔藓植物的绿色和迷你精致的外形呈现出独特的美感。随着苔藓微缩景观和苔藓涂鸦等绿色艺术形式悄然成为时尚,各地不规范的苔藓商业采收行为时常发生,野生苔藓植物命运堪忧。更为严重的是,随意采收苔藓还可能导致洪水泛滥、水土流失、气候变暖和大气污染的加剧。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们更应关注苔藓植物的生态价值,增强对其的保护意识,制定合理、科学的采收法规,倡导生态文明。

苔藓植物学是一个古老但相对独立的分支学科。早在1874 年就出版了第一本苔藓学报《Revue Bryologique》;1969 年,世界苔藓学会成立。我国于1992 年成立了苔藓学会,广大苔藓领域工作者就像苔藓一样,谦卑、团结和坚强,默默无闻地在探究苔藓植物奥秘的路上前行。希望更多的年轻人投身这个领域,共同开创苔藓学辉煌的未来。

 

苔藓水珠的别样美

作者:张力  推荐编辑:罗蓉

苔藓植物小巧玲珑,经常躲藏在树木灌丛之下,不为人关注。但如果你是有心人,就会发现苔藓植物上娇弱欲滴的水珠之美,有时候甚至还能见到水滴里的迷你彩虹。

                      

为南极披上“五彩毯”的苔藓

作者:李学东  推荐编辑:罗蓉

南极是目前世界上已知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不仅寒冷,而且极为干燥。然而在这片似乎是生命禁区的地方却生长着五彩缤纷的苔藓。在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下,苔藓为何能存活,还呈现出五彩缤纷的色彩?它们有哪些独特的生存技巧?

 

神奇的泥炭藓

作者:贺琼  推荐编辑:罗蓉

泥炭藓不仅有花样容貌,还有体积很大的储水细胞及高速喷发孢子的繁殖方式。由于结构独特,泥炭藓具有“超级海绵”的功能,可用于改善土壤。除此之外,泥炭藓还是大气污染的“监测员”和清洁空气的高手,甚至在医疗领域也有它的身影。

 

浅谈苔藓化石

作者:郭彩清 吴鹏程  推荐编辑:罗蓉

如果你留心观察,就会发现身边很多地方都有苔藓植物的身影,花坛里、里弄巷子处、砖块缝隙间、湖泊浅水旁……其实苔藓是一类非常古老的植物,很早以前就出现在地球上并繁衍至今。那么世界上最古老的苔藓植物是何时出现的?苔藓植物化石又是怎样形成的?我们研究苔藓化石又有哪些用途?

                

在幽暗中凝聚光明——会“发光”的苔藓

作者:左勤  推荐编辑:罗蓉

地球上有很多会发光的生物,比如夏夜郊野间纷飞的萤火虫,在溶洞中打造出星空效果的发光蕈蚊,在林下点起小夜灯的荧光伞菌,以及深海中那些千奇百怪的发光鱼类和无脊椎动物,莫非光藓也是其中的一员?

 

沙漠土壤的守护者——苔藓植物

作者:白学良  推荐编辑:罗蓉

沙漠的土壤结皮层中有一类重要的植物——苔藓。它们用特殊繁殖方式适应不同的沙漠环境,对沙漠土壤结皮层的维持和稳定具有重要作用,成为沙漠土壤的守护者。

 

顽强生长的耐旱紫萼藓

作者:曹同  推荐编辑:罗蓉

小小紫萼藓,为何能在高海拔、强光照的裸露岩石,甚至酷热的荒漠沙地上生长?只因它们多为垫状群落,可有效保水抗旱;小叶片中有特殊构造,可用来保持及迅速吸收水分;繁殖器官也得到精心保护。随着现代分子生物学的发展,更多紫萼藓耐旱的秘密还将被揭晓。

 

珍稀苔藓的精彩故事

作者:贾渝  推荐编辑:罗蓉

藻苔,像谜一样令人琢磨不透;烟杆藓,拥有“隐身术”的林中隐者;拟短月藓,拥有“死而复生”的传奇经历。这些苔藓各有特色,又具有共同特征——珍稀和濒危。

 

聊聊苔藓植物的应用

作者:毛俐慧  推荐编辑:罗蓉

苔藓植物不仅是空气重金属污染的指示器,而且在燃料、医药、运输包装、水土保持、生物固氮和园艺造景等诸多方面都有重要用途。但是,你是否听说过苔藓发电机呢?

 

与雾霾做斗争

作者:陈坦  推荐编辑:罗蓉

在雾霾常伴的时节,呼吸一口清洁空气也成了奢望。雾霾是现象,PM2.5 是元凶。对公民个体而言,与雾霾斗争的有效措施是生活理念和方式向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方向转变。

 

再拍黑枕黄鹂孵化

作者:刘立才  推荐编辑:罗蓉

2015 6 月,作者曾经拍摄过一对黑枕黄鹂的孵化,并以《黑枕黄鹂孵化拍摄记》为题刊于本刊2016 年第3 期。2016 6 月,作者又拍摄到一对黑枕黄鹂的孵化过程,并且有了一些新的、更有趣的发现。

                  

庙岛群岛候鸟的喜与忧

作者:刘文权  推荐编辑:罗蓉

庙岛群岛的32 座岛屿纵贯渤海海峡。每年处暑到小雪节气期间,这座“海上陆桥”成为数百万只候鸟南迁途中的“加油站”。然而,它们路过这里时有喜也有忧,有时还要付出高额的“过路费”,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梦回尖峰岭 情牵苔藓植物

作者:吴鹏程  推荐编辑:罗蓉

几十年来,全球经济和科技快速发展,生态环境也随之发生了很大变化。57 年前的海南岛面貌如何?尖峰岭的苔藓植物又是怎样的?

 

美国东北湿地行

作者:金文驰  推荐编辑:罗蓉

当你走进美国东北湿地,会邂逅哪些朋友呢?也许是一只翩然而至睡莲花叶间的疣鼻天鹅,或是在水面铺展、在林中丛生的淡雅杜鹃;也许是长堤两侧成片生长的低调的美洲黄莲,或是保护领地、发出嘎嘎警告声的加拿大黑雁……在湿地的每一个角落,都有说不完的生命故事和描绘不尽的自然美景。

 

行走的“苔藓”和“地衣”

作者:吴超  推荐编辑:罗蓉

在云南金平的中海拔地区,苔藓丛成了无翅刺䗛的安乐居。小家伙精心装饰着自己,从头到脚丝毫不马虎,因为在关键时刻,完美的隐身术可帮助它逢凶化吉。同样依靠拟态来渡劫的还有西双版纳雨林中的腐叶螽,它的套路似乎更深一些,不仅会亮出鲜艳的腹部警告天敌,

                     

疏花火烧兰的骗术

作者:金效华  推荐编辑:罗蓉

兰花家族的成员或以妖娆的身姿,或以清雅的幽香吸引着世人的眼光,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家族竟然“骗子”汇聚。生长在怒江边上的疏花火烧兰就有集产卵地欺骗性与间接防御性于一身的传粉机制。该机制的发现对于理解兰科植物欺骗性传粉的起源意义重大。

 

沙漠里的绿色卫士——沙拐枣

作者:孙志成  推荐编辑:罗蓉

长期以来,沙拐枣仅被视为荒野上一种不起眼的灌木和滩柴。近年来,随着水资源紧缺,地下水位持续下降,在绿洲一些风沙口,大量杨、柳树陆续干枯死亡,而沙拐枣依然茁壮成长。沙拐枣有何神奇的魔力,不仅在沙漠中生存下来,还将沙漠装扮得五彩缤纷?沙拐枣灌丛又是如何成为荒漠动物的乐园?

                 

藏在深闺人不识的大王杜鹃

作者:刘芳黎 申仕康  推荐编辑:罗蓉

“杜鹃花与鸟,怨艳两何赊,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

                                            ——《杜鹃花》唐·成彦雄

我国民间流传着很多关于杜鹃鸟与杜鹃花的凄婉哀怨的神话故事,尤以“望帝啼鹃”和“杜鹃啼血”为人熟知。望帝,传说中周朝末年蜀地的君主,又名杜宇, 后来禅位退隐,不幸身死国亡,死后灵魂化为鸟,彻夜啼哭,以至于口中鲜血直流。凑巧的是,杜鹃鸟高歌之时,也正是杜鹃花盛开之际,人们见满山的杜鹃鲜红娇艳,酷似鲜血,便把这种颜色的杜鹃说成是它啼血所染。从此,杜鹃花或鸟都带上了神秘的神话色彩,成为历代文人墨客伤感哀怨之情的寄托。

 

大熊猫也是猛兽

作者:张和民 张明春 张大磊 何胜山  推荐编辑:罗蓉

动物园里行为慵懒、迟缓的大熊猫看起来很温柔,但萌萌的外表遮掩不住它熊的本性——猛兽。为了不让自己“幸运”地成为大熊猫的玩具,或是它们展示强大破坏力的对象,请与大熊猫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

 

琥珀里的恐龙尾巴

作者:冉浩  推荐编辑:罗蓉

研究人员在琥珀中发现了一小截恐龙尾巴,上面还保存着栩栩如生的羽毛!由此证实了世界上的确存在过带羽毛的恐龙,现今鸟类正是由这类恐龙间接而缓慢地演化而来的。此外,研究人员还尝试分析恐龙尾巴中的微量元素组成,希望为化石的蛋白质分析提供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