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志愿者之家>>志愿者活动

系列之(二) 妇好“动物园”(下)

2016-12-31 10:10  志愿者何海滨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

       欢迎大家再次光临妇好“动物园”,在上一篇中,我们主要观赏了会飞的鸟类和会游的鱼类,并且了解了这些动物背后的一些故事与寓意。如果您觉得这些动物看着不过瘾,没有关系,我们今天的介绍的动物大的很大,小的也很小,相信能让您过足瘾。

 

14:本篇中所出现的动物,您都能认出来嘛?来源:网络。

 

【象】

 

15:玉象。

       这是一件玉象。雕工精细,憨态可掬,用夸张和概括的象征性手法准确地体现出大象温顺的神态。

大象属于热带动物,而河南的气候属于暖温带-亚热带,在我国,现在除了云南还有大象外,其它地区并没有大象。那么这件玉象为什么会出现在古代河南安阳地区呢?

       据我国著名的气象学家竺可桢的研究,商代安阳地区的气候,比现在更为温暖和湿润。这也在殷墟的一些甲骨文卜辞中得到印证,有数千件甲骨与卜雨有关,很多是卜问下雨会不会酿成灾害,可见当时的雨水是比较丰沛的。

       在殷墟也多次发现了象骨和象牙制品,并且有完整的大象骨架,其中一头幼象颈部系一枚硕大的青铜铃,显然是人工驯养。在《吕氏春秋•仲夏纪•古乐篇》中记载:“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意思是说商人役使大象,在东夷这个地方作乱。这说明在商代,人们就已经学会了驯养大象,并开始将大象应用于战场上。

 

【熊】

 

16:玉熊。

       两件玉熊均为坐姿,体态肥胖憨呆,雕工简练娴熟。圆雕玉熊颈部上下有通孔,浮雕玉熊耳后有小孔,都可穿绳佩戴。

 

【虎】

 

17:妇好铜钺及其装饰的虎食人纹。

       在商周时代,钺既是兵器,又是王权和军事指挥权的象征,只有君王及统兵打仗的将领才能持有。这件钺略呈斧形,两侧有对称血槽,纹饰是两只老虎大张巨口,捕捉人头,极具威慑力和神秘感。这种虎食人纹在商代青铜纹饰中多次出现,推测具有巫师通灵做法的涵义。虎食人纹下有“妇好”的铭文,也表明了妇好是具有杀伐决断权力的女将军。

 

 

图18:嵌绿松石铜虎。

       器身镶嵌绿松石,虎口内有朽木。这件铜虎或许是漆木器上的装饰。

 

【牛】

 

图19:玉牛。

       商代的牛有黄牛和水牛两类。水牛在商代可能还未驯化,但水牛备受商人尊崇,从牛角形态来看,商代青铜、玉器上的牛纹主要是水牛。

       黄牛在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已开始驯养,文献记载商人的祖先王亥因用牛载货经商而闻名。黄牛在商代广泛用于食用、祭祀、拉车、占卜、制作骨器等,但当时还没有牛耕技术。

 

【马】

 

图20:玉马。

       玉马始见于商,数量极少。这件玉马耳后有小孔,作佩戴系绳之用。据文献记载,商人的祖先相土以养马闻名。商代畜马业已较发达,马在商代主要用于贵族车乘与战争。

 

【羊】

 

图21:玉羊首。

       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已开始饲养羊。作为古代六畜之一,羊在商代是重要的肉食来源,畜牧规模很大。这两件羊首表现出绵羊的特点,头顶有上下对钻的小孔可穿绳。

 

【鹿】

 

图22:玉鹿。

       这件回首状的小鹿表现出了机警的神情,整体刻划非常生动传神。

 

【狗】

 

图23:玉狗。

       这件玉饰形态似狗,爪却为奇蹄,颈饰鳞纹。上唇与前足上各有一孔,可穿绳佩戴。

 

【兔】

 

图24:玉兔。

       张口露舌正在奔跑的小兔惟妙惟肖,前、后足均细致地雕出五爪,前足上有小孔。在殷墟发现的兔形玉饰已有数十件,数量仅次于鸟形、鱼形玉饰,可见商人对兔的喜爱。

 

【龟】

       我国古代先民通过祭祀的行为向天地鬼神卜问吉凶祸福。商人也常常进行占卜来预测事物的发展。在最早的时候,占卜用具为龟甲,大多是龟的腹甲。这是由于龟的寿命很长,古人认为它能活上千年,是通灵的神物,因此把龟甲用做祭祀占卜的材料再合适不过了。后来随着畜牧业的发展,也开始用兽骨,通常是牛等大型动物的肩胛骨。

       占卜用的龟甲称为卜甲,兽骨称为卜骨,合称为甲骨。而占卜后契刻在甲骨上的文字称为甲骨文,它详细记录了占卜的时间、事由、主持占卜的人名和占卜后结果是否应验,内容则涵盖当时的政治、军事、文化、社会生产乃至日常生活等各个方面。

 

图25:刻辞卜甲。

       根据专家的鉴定,殷墟卜龟的属种绝大多数分别可归龟科花龟属花龟种和龟科乌龟属乌龟种,前者较多,后者较少。据现今记录,河南只产乌龟而无花龟,因此殷墟卜龟不会全都产自安阳本地,大部分应是从外地进贡来的。

 

图26:龟形骨刻刀。

       龟尾以三角纹表示,尾部被延长并打磨成刃。龟的下颌处有小孔,与口部相通。这些精美的刻刀逐渐失去了实用功能,更多作为供赏玩的艺术品。

 

图27:玉鳖。

       这件玉鳖背上有两小孔,可穿绳佩戴。

 

【蛙】

 

图28:骨蛙。

       妇好墓出土骨蛙五件,不论大小均生动鲜活,是随身配饰。蛙和鱼等产卵量大、繁殖能力强的动物,早在中国史前时期已成为生殖崇拜的对象。商代屡见以蛙(蟾蜍)为题材的器物,表达了人们对子孙后代繁荣昌盛所寄托的期望。

 

【蝉】

 

图29:妇好圆孔铜斗及其蝉纹纹饰。图下为此铜斗线描纹样图,来源:《殷墟妇好墓》,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文物出版社。

       妇好墓中共出土铜斗 8件,器形有方有圆,它们可能是配合铜方彝(酒器)来盛取彝中之酒的。斗柄面装饰有蝉纹。

       蝉在古人的心目中地位很高,玉蝉最早出现于新石器时代,至商代大量出现。玉蝉可分为三种:冠蝉,用于帽饰,无穿眼;佩蝉,顶端有对穿眼,穿绳随身佩戴;含蝉,在死者口中压舌,刀法简单,没有穿眼。蝉脱去蝉蜕后破土而出,犹如新生,因而古人常以玉蝉随葬,寄予重生之愿。

 

【蚕】

 

图30:蚕形玉饰。

      此蚕形玉饰形似仰头的蚕,下缘扉棱似蚕足。

 

       妇好墓的随葬品以各类装饰品为数最多,有四百二十多件,大部分为佩戴饰品,少部分为镶嵌饰品,还有少数为观赏品,显现了女主人妇好对美的追求。其中动物形玉饰有神话传说中的龙凤,有兽头鸟身神兽,更多的是各种仿生动物形象,以野兽、家畜和禽鸟为多,也有鱼、蛙和昆虫。商代工匠善于捕捉不同动物的习性特点,雕琢的动物形象极富生活气息。并且古人通过展现动物的自然属性,表达了人与动物、人与自然互为依存的和谐关系。

       我们的妇好“动物园”游览到此结束,希望大家玩得开心。大家下次再去博物馆看各种文物展品的时候,不要忘了找找它们之中有没有动物的身影,相信会给您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我们下次再见!

 

撰稿:何海滨(志愿者)

图片:本文图片未注明出处者,均由何海滨拍摄于首都博物馆2016年春季的《王后·母亲·女将——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特展》。